LOGO

搜索

你想找的

营销热线: +86 5618 74622224

Copyright © 2011-2023 欧亿体育·中国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.

NEWS

新闻中心

我任他予取予求,比狗还听话,却只是为了他的钱

2023-11-23 12:39:402807

创作声明 :本文为虚构创作 ,任予请勿与现实关联

我是取予求比却只钱楚昇最乖巧的家养小奴隶。

我任他予取予求,比狗还听话,却只是为了他的钱

我可以当众跪下给他擦鞋 ,狗还做他的听话人肉垫脚。

可以给他的任予狐朋狗友跳脱衣舞,只要他开口 。取予求比却只钱

也可以在生理期吃着止疼药 ,狗还任他予取予求 。听话

楚昇说 ,任予「你比狗还听话 。取予求比却只钱」

所有人都说我是狗还斯德哥尔摩综合症,喜欢找虐。听话

其实他们都错了。任予

我只是取予求比却只钱为了他的钱。

有了钱 ,狗还我爸爸就不会死。

1

30分钟前 ,我在疗养院给爸爸擦身 ,舍不得花300元请护工 ,累得汗如雨下 。

30分钟后,我看着奢华包厢里的二代们挥金如土 ,眼都不眨得花掉我一月工资 。

天堂与地狱 ,不过如此。

包厢里震耳欲聋的音乐和浓烈刺鼻的烟酒味让我恶心。

可下一秒我就换上谄媚热情的笑推开包厢门 。

叫我来的那个男人正一脸闲适地坐在主位 。

「呦,这不是楚昇的小奴隶吗!今儿准备怎么让我们开眼啊?」

「上次你给楚昇跳脱衣舞我没看到,再跳一次呗 ?」

「不花钱就能看X大高材生跳艳舞 ,兄弟们咱们血赚啊!」

众人哄笑,我也赔着笑点头示好,指甲却紧紧攥进手心。

我正欲寻个空隙溜到楚昇身边装鹌鹑,却被林迦云拦住去路 。

「我说施羽你也真是够贱的,阿昇勾勾手就来啊?上赶着当舔狗?」

她语调轻柔似情人呢喃,吐出来的话语却格外刺耳 ,周围讥笑声渐起 。

我暗暗深吸一口气 ,尽量让自己笑得无懈可击 ,「是啊,谁让我喜欢楚昇呢?」

话音刚落,脸上就猝不及防挨了一掌 。

我毫无防备  ,被扇得连退两步,被身后人扶住才没跌倒。

那边林迦云已经摇着楚昇胳膊扮起可怜来。

「阿昇你看她!总是这么贱故意惹我生气,她算什么东西?一个寄人篱下的小乞丐也配喜欢你吗?」

楚昇笑着拍拍她的手安抚,一双斜飞入鬓的桃花眼这才定定的看向我  ,眼底晦暗。

「给迦云赔礼道歉 。」

七个字 ,寒凉如水。

我恍若未闻,只僵了一秒 ,便马上献媚似的举起酒杯,蹲在林迦云脚边求饶。

「对不起啊迦云姐姐 ,都是我不好,不该惹你生气。我自罚一杯 。」

说罢仰头一饮而尽。

酒是顺手拿的 ,没想到这么烈 ,我被呛得咳红了脸。

林迦云却没打算这么轻易放过我 。

她倚在楚昇身边笑得一脸得意 ,高跟鞋蹭过我红肿的脸颊 ,指着桌上轻轻一点 。

「去,给我把果盘拿来。」

不愧是一晚单价十万的包厢  ,水晶果盘又大又沉,再加上摆得满满当当的水果 ,我举得很吃力 。

「这可是Kagami江户切子 ,很贵的,摔了的话把你卖了都赔不起呢 。」

林迦云一边「好心」提醒我,一边借着拿水果的动作暗暗使力重压。

胳膊肌肉开始止不住颤抖  ,我哀求的目光不由看向楚昇 ,他却连眼皮都不抬 ,享受着林迦云暧昧的手剥葡萄。

就在我快要受不住的时候,一只修长的手接过果盘,又一把将我搀起。

「够了 ,林迦云。大家同学一场,没必要做这么绝 。」

我心下一沉。

果然看到楚昇凌厉双眸瞪向我身后 :「林友声,你这是要英雄救美 ?」

原本喧哗嚣闹的包厢瞬间静默,所有人的目光都定格在林友声身上 。

不等他回话 ,我赶忙冲到包厢正中又端起一杯酒,「对不起啊各位,今天都是我扫了大家的兴 ,我自罚三杯 ,哦不  ,五杯 !大家开心就好 ,开心就好 。」

说罢就开始一杯一杯灌起酒来 。

我用余光看到林友声想上来拉我 ,却被周围人死死拖住,又是使眼色又是打手势。

「够了!」

终于,在喝到第四杯的时候 ,楚昇沉声喊了停。

而我已经摇摇欲坠 。

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,我看到楚昇打横抱起我,看到林迦云嫉恨的眼神和林友声眼底的担忧 。

包厢内传来众人越来越大的议论声。

「这世道真是变了啊,看着挺漂亮一小姑娘为了个男人这么作践自己?」

「谁说不是呢 ,我寻思怕不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吧,谁越虐她越爱 。」

其实他们都错了。

我爱的不是楚昇的人,而是他的钱。

2.

车窗外 ,月色清丽如水 ,繁星隐约透出几点璀璨 。

我竭力仰头看向窗外 ,试图分散注意力,可身上的痛感却将我一次次拉回现实 。

楚昇健硕的身躯将我紧紧压陷进座椅里,粗重的吻落在我的脸颊脖颈 ,吐纳之间全是他强烈的男性气息。

我忍住作呕的冲动将头偏向一侧 ,只盼着这条路能短一点,再短一点 。

他却擒住我的下巴迫我转向他 ,喑哑着问我 :「刚不是挺能耐的吗?怕我为难林友声 ,宁肯把自己喝成这鬼样子?最近是不是太给你脸了 !」

他语调可怖 ,动作也愈发狠厉,我终于受不住 ,哀哀求他 。

「别…轻点,我疼…」

他不理我 ,一手压住我推拒的双手,一手利落地从我裙摆下侵入肆意掠夺 。

我拼命扭动身子可却避无可避 。

身下是座椅 ,身上是山似的他 ,真正求生不能、求死不行 。

「…求你了楚昇…别在这里…回家好不好 ?回家你想怎么都行…别…」

窗外的路灯照得他神色晦暗不明,顿了一下,缓缓放开我。

「这可是你说的,到时候别后悔。」

我顾不上他话里的威胁 ,连忙起身整理凌乱的裙摆衣领 ,刚穿好鞋  ,车就停了  。

我随楚昇下了车,楚家豪宅灯火通明,楚夫人正一脸不悦站在门口 。

「小昇,妈妈让张婶给你熬了滋补汤,睡前喝最安眠了 。」

慈母笑容在楚昇进门后消失 ,她站在台阶上睥睨我,用看垃圾的眼神 。

「施羽 ,想当初老楚好心求我收留你,我看你一个孤女实在可怜才点了头。可你要明白,鸭子住进天鹅窝也永远是鸭子。」

「我希望你安分一点 ,摆正自己的位置。你欠我们楚家多少你自己清楚 ,不求你回报,但不要恩将仇报 。」

3.

我欠楚家一条命。

准确地说,是我爸爸的命 。

高一那年 ,和我相依为命的爸爸载着楚云澜时发生严重车祸  。

我爸在最后一刻猛打方向 ,最终驾驶位撞击惨烈,而坐在右后侧的楚云澜只受了一点皮外伤 。

抢救一周 ,爸爸勉强保住性命,却成了植物人,后期疗养费用高昂 。

我跪下哭求楚云澜救救我爸。

许是看我实在可怜 ,许是想到我爸爸拼死救他的恩情,楚云澜点了头 。

从此 ,我爸住进了疗养院 ,而我也成了楚云澜的养女 ,楚昇的便宜妹妹 。

从此,开始了我噩梦般的人生 。

转学第一天,老师向全班同学介绍我。

「这是我们班新来的施羽同学 ,也是楚昇的妹妹,大家欢迎 !」

底下只响起稀稀落落的鼓掌声 。

最后一排的楚昇把腿搭在前排椅背上,一脸不屑地说 :「这小乞丐算我哪门子妹妹 ?」

有男生笑的意味深长 :「不是亲妹妹 ,那就是情妹妹了?楚昇你艳福不浅啊 ,有校花林伽云追着你不放,还有个漂亮的情妹妹 !」

全班哄笑 。

只有楚昇不笑,看我的眼神厌恶至极 ,「她算什么东西?也能跟迦云相提并论?」

又是一阵哄笑和愈演愈烈的窃窃私语。

「这女的到底什么来头啊 ?真是楚昇的妹妹啊?」

「P啦,一点关系都没有。我听我妈说她爸给楚总开车出了车祸,他们家就死乞白赖讹上楚家了。」

「我说这女的怎么越看越不顺眼 ,小小年纪就想傍大款可还行?」

我只当听不见,只想快点长大赚钱养我爸爸 。

大课间 ,林迦云将我堵在女厕所 。

长发如瀑 ,眉眼如画,不愧是校花  ,可心也真是狠辣 。

她让人用马桶污水顺着我的衣领浇灌而下,冷意裹着惧意迅速蔓延全身;

她还让人死死按住我  ,然后一剪一剪将我的长发剪掉 ,丢到下水道冲走。

我起初还试图挣扎反抗 ,可却换回变本加厉的殴打。

我身在炼狱,而林迦云依旧一身光鲜倚在洗手台上 ,一脸笑意地说:

「今天这场见面礼只是小小警告。不要以为你住进楚家就可以接近楚昇了 ,如果被我发现,多的是法子让你生不如死。」

上课铃响起 ,施暴者鱼贯而出 ,又变回了天之骄女的乖乖模样。

而我看着镜中的自己,两颊红肿 ,头发杂乱 ,全身湿透的校服像旧报纸一样皱裹在身上 ,还在滴答滴答流着污水 。

身后,楚昇狞笑着走来:「在女厕所泡澡的感觉怎么样  ?有没有把你身上的乞丐味洗掉 ?」

见我低头不语 ,他就死死揪住一缕散落的头发 :「哎你别说 ,伽云给你剪这个新发型还挺适合你的,你说是吧,小乞丐  ?」

发间传来的剧烈痛感让我禁不住抬头怒视他,这是我印象中自己最后一次对他的凌辱虐打做出反抗。

因为下一秒,他重重一掌落下 ,我摔倒在一地污水中,满嘴苦涩 。

「你敢瞪我  ?我说错了吗?你那个瘫爸是靠我家出钱才能活着,你这个小拖油瓶也吃我家住我家 ,不是乞丐是什么?」

我撑着手从地上艰难起身,心口钝钝的疼 ,紧抿着嘴看他 。

「小乞丐 ,你听好了 。从今天起 ,你就是我的奴隶 ,你必须听我的,要不然你就带着你那个瘫爸滚出去!」

4.

喝酒宿醉又被磋磨一夜的后果是 ,第二天起床全身骨架像断了一样疼。

楚昇已经不见,不过即便楚夫人看到他从我房里出来  ,也只会骂我不检点 。

想起今天上午有专业课考试 ,大四了 ,每科成绩都事关毕业  。

我咬牙挣扎着洗了澡,又吃了止疼药 。

才刚走到楼梯口 ,就听见林迦云温柔恭敬的声音 。

「谢谢阿姨!您煲的养颜汤真是又好喝又有用,上次同学还夸我皮肤变好了呢!」

「他们夸你是你本来就漂亮 !喜欢喝就天天来,阿姨最喜欢看你和小昇在一起 。」

餐桌边三人围坐一团 ,亲昵热络无比。

我正想贴墙悄无声息溜走 ,却被楚昇喝住 。

「过来吃早饭 。」

我一时呆住,磨磨蹭蹭走到餐桌旁坐下 。

林迦云怨毒地剜了我一眼 ,转头换上明媚纯良的甜笑问楚昇 。

「阿昇,一会儿你跟我去SKP吧,我看上了一件衬衫很适合你呢!」

「不行,我答应施羽要送她去考试。」

楚昇拒绝得很干脆 。

楚家豪宅远在城郊山顶,离大学城很远。

昨晚他没完没了地缠着我 ,我怕起不来耽误了考试,颤着声一个劲地说他爱听的话求他 ,他却毫不留情 ,只在最后松口说会开车送我 。

「小昇,听妈妈的 ,你开车送迦云下山 ,要不然她一个女孩子走山路不安全 。至于施羽 ,」楚夫人面无表情瞥了我一眼 ,「我来想办法 。」

楚昇转头看我 ,我连忙说 ,「没关系你送林迦云吧 ,我自己走。」

我知道楚昇换了最新款跑车,他旁边唯一的位置毫无疑问该是林迦云的 。

见我谦让,他不知为何竟然有点生气 ,怒气冲冲抓起车钥匙就走,门摔得震天响 。

林迦云跟在他身后一溜小跑 。

我用最快速度喝完滚烫的白粥,向楚夫人恭敬告别后也出了门 。

她连眼皮都没抬,更没安排楚家司机送我。我知道,我不配 。

止疼药还没发挥作用,我忍着万般不适在山间小道上狂奔  ,希望能赶上下一班公交车 。

「滴滴!」身后喇叭阵阵,我慌张回头。

是林友声。

「去哪?我送你吧 。」

林友声的车很宽敞 ,座椅柔软又舒服  ,我却如坐针毡,嗫嚅着说 :「昨天谢谢你了 ,不过以后别为我出头了 ,我是自愿的 。」

林友声握着方向盘的手骤然收紧,一脚刹车停住,转过脸满眼哀痛的看我 。

「我不信你是自愿变成这样的。」

「施羽 ,从16岁我就认识你了,我知道你曾经是什么样子,也幻想过无数次你长大后会是什么样子。但无论如何 ,不该是你现在这种样子 。」

我无语凝噎  。

16岁那年,爸爸出事,我变成孤儿 ,又因为楚昇和林迦云成了全校公敌 。

被辱骂 ,被排挤,被霸凌 ,被轻视 ,被肆意凌辱。

只有林友声善意待我 。

他说我有两颗兔牙,笑起来很像小兔子,可爱又好看 。

他郑重邀请我跟他一起吃饭 ,即便周围同学都视我为瘟疫。

他说他愿意陪我一起去疗养院看我爸爸 ,因为他爷爷也在那。

可我后来才知道他爷爷早就去世了。

我像一朵向日葵不由自主贪恋他太阳般的温暖 ,可却被楚昇残忍地连根拔起。

想起之前楚昇见我亲近林友声之后对我的百般折辱,我禁不住打了个寒战。

「我就在这里下车坐公交了,谢谢你送我下山 ,林友声。」

5.

浑浑噩噩的考完试,我强撑起精神坐上公交 ,终于忍不住靠窗沉沉睡去 。

梦里有女孩凄厉的呼救声,有紧追不舍的恶人狞笑着扑向女孩 ,我拼了命扒开那恶人,却看见那痛哭流涕的可怜女孩不是别人,正是我  。

16岁起,我便竭力想将自己活成空气 。

我害怕落在我身上指指点点的眼神 ,更害怕那些猥琐的挑逗和侵犯。

情窦初开的身体,优渥宠溺的家世 ,恃强凌弱的人性 ,还有我——孤苦无依的我。

我被那群男生堵进男厕所,关进器材室,锁进杂物间。

比黑暗和密闭更让我恐怖的是,他们汗湿黏腻的手从我脸上身上划过的战栗感。

终于有一天 ,被教导主任撞见。

一番调查之后,我却成了唯一被处分的人  。

那些男生拿出莫须有的转账记录 ,说我是为了钱,说我是自愿的 。

我百口莫辩。

当夜 ,我筋疲力尽回到房间 ,却看到楚昇正满脸阴郁地坐在我床尾 。

整个人气压极低,有种山雨欲来的狂躁气场 。

我熟悉到开始发抖,以往他每次欺负我时都是这样 。

可是我明明已经百般忍让 。

我定定神,颤声问:「你…你为什么在我房间里 ?」

他慢慢转头看向我,眼底寒光一片。

「这是我家 ,你只是寄住在我家的乞丐 ,有哪间房是属于你的?」

我低下头  ,实在没有力气与他争执 ,可我的退让却换来他加倍的进攻 。

他见我不说话似乎更加生气 ,猛地冲过来抓住我的手臂将我拖到身边。

我尚来不及反应,楚昇鬼魅般的声音就在我耳畔响起。

「听说你出息了,都学会卖身赚钱了?我家亏待你了是吧?啊?」

他猛地拽住我的头发向后一拉  ,我重重摔在地上 ,后腰撞到床尾的木凳边角 ,一时间疼得冷汗直流 ,连叫都叫不出来 ,更没注意争执翻滚间我的半身裙已经撩到了大腿根处。

猛然间一股热气铺天盖地袭来  ,楚昇整个人都压在我身上,通红的双眼此时炯炯散发着动物般野性欲望。

我吓坏了,拼命推拒起来。

可下一秒我的双手就被楚昇单手轻松按在头顶,他的双膝也死死压住我的腿让我动弹不得,另一只手如入无人之境般从我的上衣下摆探入  ,像一截烧红的铁棍烫得我惊声尖叫起来 。

「与其卖给别人,不如卖给我。施羽 ,你只能是我的。」楚昇气喘吁吁埋首在我脖颈细密吻咬着 。

「我没有 ,是他们逼我的!求求你楚昇,求求你  ,别这样对我…不要…」

我疼得泪流满面  ,无休无止地哀求他 ,眼泪流得比之前16年都多  。

那一刻,我第一次想要一了百了 。

如果您想进一步了解我们公司及产品,请留言或拨打进行咨询。

个人信息